Posted on

多哥队遇袭三人死亡门将幸免于难 政府要求退赛

2009年6月的联合会杯期间,在南非约翰内斯堡的艾利斯公园球场的新闻中心,几位来自安哥拉的电视台记者对一群来自遥远的中国记者很是感兴趣,他们甚至邀请了包括晨报记者在内的两位中国记者面对电视镜头,谈谈对非洲即将首次举办世界杯的感受,并欢迎中国记者前往他们的祖国采访2010年的非洲杯。从这几位安哥拉同行的口中听得出,他们对非洲大陆一年后迎接世界杯盛事,以及从战乱中走出的安哥拉承办非洲杯,是充满自豪感的。

然而就在7个月后,就在本届非洲杯开赛前两天,就在东道主安哥拉的土地上,发生了自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惨案以来最骇人听闻的体育悲剧:安哥拉当地时间2010年1月8日下午3点,多哥国家队遭到,球队的守门员教练和新闻官因抢救无效死亡,负责运输多哥队的一名大巴司机当场毙命,替补门将奥比拉莱也被子弹击穿肾脏,被紧急运往南非抢救,起初被讹传不治身亡,但幸好后被证实已无生命危险。

非洲杯还没开始,安哥拉就交出了一张令人恐慌的答卷;而这时候,离非洲首次承办世界杯只有5个月,它是否已做好准备迎接世界盛事,看来还停留在问号上。

1月8日下午3点,多哥球员经历了战争电影中才能看到的噩梦场景:他们乘坐的大巴在安哥拉警方的保护下,从刚果共和国进入安哥拉境内。但整个车队才进入安哥拉卡宾达省境内不过10公里,就被密集的机关枪声截停在公路旁,袭击他们的是安哥拉的组织“卡宾达飞地解放阵线”。负责保护多哥国家队安全的安哥拉警方立刻予以还击。整个枪战过程持续了15分钟,几乎所有人在听到枪声的一瞬间,都躲在了座椅下以防不测。

尽管如此,血案还是没有避免。两位大巴司机中有一位因为最早暴露,当场毙命。坐在大巴前排的后卫阿卡科珀和效力法国业余联赛的门将奥比拉莱受伤,同时挂彩的还有门将教练阿梅莱特、2名队医阿梅沃和瓦德雅、球队新闻官奥科鲁、多哥足协副主席阿梅伊、随队记者和主教练维卢。

枪击发生后整整30分钟,车队仍然无法脱离险境。最终在闻讯赶来增援的安哥拉国防军抵达后,阿德巴约和伤员们才被火速送到卡宾达当地医院。伤势比较严重的阿卡科珀被击中背部,而奥比拉莱则被子弹击穿肾脏,两人均在卡宾达医院就地进行了手术。此外,被迫留在医院接受治疗的还有门将教练,前者胃部中弹。

袭击事件在1月9日继续恶化,中午时分,多哥后卫罗芒向法国的蒙特卡洛电台透露,多哥代表团的2位重伤员最终不治。很快,卡宾达陆军医院的一位医生证实了这个噩耗,遇难的是多哥国家队门将教练阿梅莱特和新闻官奥科鲁。阿梅莱特于当地时间凌晨4时不治,30分钟后新闻官奥科鲁也死亡。加上当场毙命的司机,袭击事件的死亡人数已上升到3人。

此外,替补门将奥比拉莱效力的法国布列塔尼地区业余队蓬蒂维队主帅勒杜接到了电话,被告知他的门将已去世:“我接到了电话,说实话,我依然不相信这是真的。”所幸,这只是一个讹传。奥比拉莱在1月9日下午3点被运到约翰内斯堡的米尔帕克医院,这里有整个非洲最好的外科手术中心。医院主管费雷德兰确认,奥比拉莱的精神状态良好。

安哥拉的电视媒体拍到了部分惊魂未定的多哥球员离开医院的画面,队长阿德巴约在第一时间承认,球员们亲眼目睹了死亡,他们更希望此刻能与家人团聚。南特后卫多塞维也表示多哥队将退出非洲杯。随后电台证实,多哥代表团成员出现在卡宾达的机场内,随时准备登机返回多哥首都洛美,主教练维卢告诉记者,他们会搭乘1月10日早晨的飞机返回多哥。多哥记者甚至已经等在洛美机场,准备采访失魂落魄的多哥队。

但局势在12小时后发生了180度的逆转,在安哥拉总理卡索马和组委会的苦苦游说下,多哥全队在1月9日午夜经过第2次内部投票,在安哥拉当局反复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多哥队剩余的21名队员几乎全票通过继续参赛。向电台宣布即将离开的是南特后卫多塞维,12小时后又宣布留下的还是他:“我们都伤透心了,这对我们而言不再是一个聚会。但是我们还要展示自己国家的颜色,价值,我们是真正的男人。”

然而事情并没有因球员们选择留下而结束,多哥政府发言人帕斯卡尔已公开表示,多哥政府已决定召回所有球员:“我们不能继续在这样一个悲剧环境里比赛,这很重要,因为我们不相信安哥拉的安全保证。”1月10日上午,多哥总理吉尔贝·洪博发表声明,“如果球队或某名队员在这样的情况下仍要代表祖国参赛,这将是个错误的决定。多哥队必须今天就回来。”

多哥队必须遵命。10日中午,阿德巴约接受蒙特卡洛电台采访采访时正式表示多哥队将接受政府退赛的决定,并祝留下来继续参赛的球队好运,“尤其是和我们同组的科特迪瓦队、加纳队和布基纳法索队。并且我已告诉这些球队的领队,他们在卡宾达随时会再遭武装袭击。”

阿德巴约的担心并非危言耸听。“卡宾达飞地解放阵线”袭击多哥队后就发布了该阵线号公告,声称对事件负责:“1月8日下午15时,发生于卡宾达马萨比地区的袭击大巴车队事件,是卡宾达飞地解放阵线所为,我们对此次事件负责。解放阵线已多次警告非洲足联,卡宾达目前是战时状态。此前所有的公告都可以作证,因此这次袭击事件我们没有发出任何预警——我们的战争宣言必须得到尊重。我们不是叛军,我们是卡宾达本土的政治和军事力量。我们不是叛军,我们是抵抗力量。卡宾达是被安哥拉非法占领的国家,35年来,我们一直致力于为解放卡宾达而战斗。这次行动只是一系列战斗的开始,这个国家已经进入一场战争,卡宾达的解放进程不会止步。”“卡宾达飞地解放阵线”是卡宾达地区的一个武装派别,曾和安哥拉政府军进行了将近30年的内战,以图实现卡宾达的分离和独立。但所有这一切跟前往安哥拉参加非洲杯的球队来说并无关系,最恐怖的是公告称“这次行动只是一系列战斗的开始”,这让承办多场比赛的卡宾达地区的安全问题令人担忧。

依照计划,卡宾达一共要承办7场赛事,除了科特迪瓦、加纳、多哥和布基纳法索所在B组的5场小组赛,还有A组马里与马拉维的小组赛,以及B组头名与A组次名之间的1/4决赛,赛事组委会能否保障这些比赛的安全?袭击事件发生后,安哥拉总理和赛事组委会竭力挽留多哥队继续参赛,目的就是要让多哥这张牌不倒下,现在这第一张牌倒下了,难保不会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就像阿德巴约建议的那样,科特迪瓦、加纳和布基纳法索等队纷纷退赛。

这次武装袭击事件又给5个月后即将进行的南非世界杯敲响了安全问题的警钟。布拉特在事件发生后依然表示对非洲承办大型世界赛事充满信心,他在给非足联主席哈亚图的信中称,“我对非洲有信心,我们会共同努力使2010年世界杯举办成功。这次袭击事件无法泯灭非洲在世界足球史上写下的辉煌篇章。”南非世界杯组委会CEO乔丹也第一时间表达信心:“多哥遇袭事件不会影响南非世界杯,安哥拉不是南非的邻国,对南非没有任何直接的冲击。主权国家都有维护本国治安的责任。”

北京时间2010年12月19日凌晨,美国著名的社交名媛、希尔顿酒店集团继承人帕里斯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