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费城与乔尔-恩比德:超级英雄的养成之路

从位于中非地区的起点到NBA的顶峰,这位费城76人队的明星中锋以及MVP热门人物经历了一段不为人知的旅程。

2011年1月的一天早上,当一封邮件被发送到乔-图穆的收件箱时,他就知道自己必须赶紧采取行动了。“我必须亲自去看看这个家伙,”他当时对自己说道。

图穆是一位篮球教练,也是一位国际球探,还曾在美国国会担任过体育顾问。这封邮件的发送者叫迪迪埃-扬加,也是来自图穆家乡喀麦隆的童年密友。邮件的内容是扬加的一个16岁外甥的照片,他的身高已经远远超过了门框。邮件中说他目前身高6英尺7英寸,最近才开始学习篮球。他的名字叫乔尔-恩比德。

十年过去了,如今的恩比德已经成长为费城76人队的明星中锋,这位常规赛MVP的有力竞争者即将带领球队向总冠军之路发起冲击,新的赛季一周之后就要开始了。但是,如果没有那封及时的电子邮件,那么他从中非到美国的的非凡星途可能从一开始就会破灭了。

“我们绝不可能让这个孩子去打篮球”当年恩比德的妈妈克里斯汀对图穆说道。而恩比德的爸爸、身为喀麦隆陆军上校的托马斯对此也表示了赞同:“他脾气实在太倔了。”小恩比德的父母坚持要让他先接受学校教育,认为篮球只会分散注意力,并不怎么受待见。而完成学业以后,他们又想让恩比德进入法国国家体育学院练排球,毕竟他在这项运动中也展现出巨大的天赋。他们的计划就是这样的。

收到扬加的邮件后,图穆立马预定了前往喀麦隆的机票。几周之后,他就同恩比德的父母一起坐在了喀麦隆首都雅温得的家中。毕竟是大老远跑过来,图穆对两人的拒绝早有准备。

“如果你担心教育问题,我可以让乔尔去全美最好的学校,”他有理有据地说道,“而如果你担心生计问题,他打得好就完全可以把天赋带到NBA。”

图穆也讲述了他是如何帮助其他有篮球前途的喀麦隆人走进美国高中和大学的故事,其中包括卢克-理查德-巴莫特,这位球员曾经连续三次带领UCLA进入全国四强赛,当时已经效力于密尔沃基雄鹿队。认识到潜在的教育优势后,恩比德的父母终于认可了儿子追求篮球梦想的愿景。而这个梦想的源头发生于18个月前,恩比德在电视前见证了科比-布莱恩特带领的湖人队击败奥兰多魔术问鼎2009年NBA总冠军的时刻。

恩比德开始跟随图穆帮他联系的德高望重的本土教练盖伊-穆迪奥训练。刚接触篮球比赛时,小恩比德练基本功都很难拿捏。但他毕竟来自于运动员之家:他的父亲在从军前曾是一名杰出的手球运动员,他的叔叔们在足球、篮球和手球方面都有卓越的表现。而小恩比德也在从非洲走出去的伟大的NBA球员身上找到了灵感。

“我收集了一堆哈基姆-奥拉朱旺的比赛录像,”图穆说道。“而且我常说’恩比德应该把这些录像一天看三遍,早中晚餐各一遍。’后来穆迪奥教练把这些录像都带给了恩比德,他便开始模仿他所观察到的东西。当你看到了恩比德对于篮球运动的行动力,你也会觉得这个孩子未来可期。

那个夏天,穆迪奥安排恩比德参加了巴莫特的年度篮球训练营。通常情况下,收到训练营邀请的都是那些在地区选拔中表现相当出彩的小球员,每次海选大概要从500人为一组的小组中选取20~25个孩子。虽然恩比德并没有参加海选,但由于外界普遍认为他的潜力毋庸置疑,所以训练营邀请虽迟但到。

“因为他错过了海选,所以我特别期待他的到来,”巴莫特回忆道。“小小年纪,仅仅系统训练了6个月就能做到如此表现,这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恩比德的技术尚未成型,但他的潜力越来越引人注目。他逐渐在防守端表现出惊人的理解力,而且虽然暂时无法流畅地运用那些在他脑海中不断回放的“大梦舞步”,但他的学习能力很强,他会逐渐丰富自己的进攻武器库。

“作为一名篮球运动员,他还并不太成熟,”帮巴莫特举办训练营的弗兰克斯-内亚姆(他同时也是巴莫特的经纪人)说道。“但他也有自己独特的能力,他可以像后卫一样跑动。他懂得把握封盖的时机,有不错的篮板嗅觉。现阶段他既不能运球也不能投篮。但如果你教他什么招,三遍以后他马上就能练熟,这足以成为我在他身上下赌注的理由。”

巴莫特的训练营每年都会选出最优秀的小球员去参加南非约翰内斯堡的篮球无国界训练营,这是一个展示型的集训,一些NBA的教练和球探也会参与其中。对于恩比德是否应该去南非提升自己,巴莫特训练营里的教练意见并不统一。但是内亚姆和巴莫特坚定地认为,这位刚刚崭露头角的的中锋已经准备好了。

恩比德在篮球无国界训练营的惊艳表现震慑住了周围的所有人,也使他顺理成章的开启了美国的高中生涯。图穆想把恩比德安排到新泽西州的吉尔圣伯纳学校,但恩比德自己选择了内亚姆和巴莫特为他报名的、位于佛罗里达州奥兰多附近的蒙特沃德学院。

可在蒙特沃德学院,恩比德的篮球之路遭遇了自父母反对以来的第一次滑铁卢,因为发现自己只能坐冷板凳。

巴莫特和内亚姆选择蒙特沃德的原因是巴莫特曾经就读于这所学校,并且他们以前也向这所学校输送过一部分球员。但是巴莫特的老教练凯文-萨顿已经在夏天离任了。他的继任者凯文-博伊尔,更偏爱同样是大个子的达卡里-约翰逊(后者日后曾为俄克拉荷马雷霆队效力)。巴莫特和内亚姆只好在恩比德高一学年结束的时候让他转校至佛罗里达州盖恩斯维尔的洛克学校。

“我并不觉得他在这里过的得很沮丧,”巴莫特的弟弟,同时也是恩比德在蒙特沃德时期的队友罗杰-莫特-比迪亚斯回忆道。“他只是觉得去洛克学校能得到更多机会,能提高他的比赛水平。”

到了高三,恩比德不仅仅在洛克学校提高了自己的球技,还在学期末的时候带领校队拿下了33胜4负的成绩,收获了分区总冠军,并且个头长到了7英尺高,收到了堪萨斯大学的奖学金。

恩比德来到堪萨斯的第一年就引起了费城76人队的注意。费城经常派球探去观察这名高大威猛的大一新生,最终他们在2014年的NBA选秀大会中以第三顺位选中了恩比德。当年球队经理萨姆-辛基甚至为此“抛下”了家中的妻子和一对刚出生9天的双胞胎,去观看了四场堪萨斯的比赛,其中有一场是恩比德与队友安德鲁-威金斯迎战马库斯-斯马特带领的俄克拉荷马州立大学队。

恩比德在堪萨斯的表现使得选秀圈一度产生了他会以状元身份被选中的议论,但后来的背伤使他不得不提前结束大学赛季,再后来的脚舟骨骨折又限制了他选秀前的试训等等。于是,克利夫兰骑士用状元签选中了威金斯(后来被交易到森林狼),而恩比德在第三顺位被费城选中。

尽管球队管理层当时就明白恩比德会因为脚伤错过他的新秀赛季,并且第二个赛季可能也只能出战一小部分比赛,但76人仍然表现出了对喀麦隆人的欣赏,他们不会后悔这个2014年的选择。据一位消息人士透露,管理层认为恩比德巨人般的身体内拥有着成为防守核心的精神素质,他拥有成为联盟最好防守者的所有天赋,并有同样的潜力发展成为一名顶尖的进攻球员。

可正当76人把所有心思都放在恩比德身上时,这位球员却对其他的球队朝思暮想。选秀之前他曾离开堪萨斯,去往了洛杉矶,他爱上了这座城市。他对是否能成为状元这件事不感兴趣,他更想以第七顺位被洛杉矶湖人选中。

“阿恩,发挥一下你的能力吧,”恩比德对阿恩-特尔莱姆说道。特尔莱姆是底特律活塞队的现任副主席,但当时是还是瓦瑟曼经纪公司体育部的负责人,而内亚姆正是他下属的工作人员。“我想去洛杉矶打球,我想成为一名湖人。”

身为费城人的特尔莱姆和母校距离费城只有三十分钟路程、无比崇拜艾弗森的内亚姆最终使恩比德恢复了理智。他们让恩比德相信了高顺位选秀的权威性,并给他介绍了费城的种种好处。

虽然恩比德很快也爱上了费城,但很多挑战很快也随之而来。2014 年 10 月,他的弟弟阿瑟在喀麦隆国内的一场车祸中丧生,这让他备受打击,而他的脚伤恢复时间超过预期,这意味着他要缺席整整两个赛季的比赛。

现在,作为4届全明星和2021年MVP评选中的亚军,恩比德已经毫无争议地跻身于这个星球上最优秀的篮球运动员之列。虽然围绕着他和本-西蒙斯的长期计划正在受到质疑,而且澳大利亚控卫在球队的未来并不确定,但76人完全相信喀麦隆人宽阔的肩膀足以承载冠军的期望。毕竟,恩比德仍在攀登一个完全不具确定性的高峰,这段旅程始于一封电子邮件,动力则包括天生的运动天赋,奥拉朱旺的录像带,以及他拒绝接受为自己书写的命运做出任何妥协。

“成为为 MVP 候选人,并拥有赢得总冠军的机会,这都是他用努力得来的,他有着伟大的奉献精神,”巴莫特说。“他的表现已经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